上海90后出纳盗用公司370万元做理财
2020-08-23 15:40 来源:未知
上海90后出纳盗用公司370万元做理财
阳江日报

  “如果,这一刻我正在家里,安坐窗前,打开电脑,敲击键盘,闲适地整理着旅游笔记,那该有多好。”坐在铁窗前,盛琍(化名)的思绪又飘回了从前那属于自己的独处时光。如果真的可以回到之前的某一刻,她只求能回到今年元旦的那一天,多么希望那一天自己没有多看一眼旅行APP里的那条旅友留言,多么希望那一天自己和那个他“话不投机”“并无下文”。没有那一天的开始,就没有后来的信以为真,没有后来的深陷泥潭,更没有最后的失足成恨盗窃公司370万元。只是一切都惘然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  岁之元,新气象。新年第一天,盛琍也充满仪式感地许下新年愿望希望自己的那个“真命天子”能尽早出现,毕竟自己马上也要三十了,不想再当剩女。

  这个愿望许完没多久,她手机上就跳出来一条留言。酷爱旅游的盛琍,工作之余偶尔还兼职导游,喜欢在旅行APP上分享旅途美照,记录旅行随笔。作为生活的一部分,盛琍在旅行社交平台上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旅友,一起分享旅行体验。

  那条留言是一位陌生“旅友”对她最新发布的那篇旅游笔记的点评“你绚烂的旅途背后藏着一颗孤独的心。”这句话,一下子击中了盛琍。

  在家中长辈眼里,自己是个十足的乖乖女,读书好,性格好,名牌大学毕业后工作踏实。但盛琍觉得生活有时候像一潭死水。因此,工作闲暇之余,盛琍一直试图以出游的方式排遣内心的沉闷。只是,形单影只的旅行,即使沿途风景再美,也难免几分落寞。“他居然读懂了我,看穿了我。”盛琍很快回复了对方,那一天两人不知不觉聊到了深夜,从旅行APP社交平台聊到微信平台,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。没几天,盛琍便和这个叫李宇光的男子以男女朋友相称。爱情来得太突然,新年愿望实现得太快。

  沉浸在甜蜜中的两人无话不说,除了旅行、摄影这些风花雪月,从事金融工作的男友也很“务实”,还跟盛琍聊起了。对此,盛琍倒也不排斥,毕竟稳定的关系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的,说明自己已经在男友的人生规划中。“我自己有些积蓄,基本存银行了。”盛琍手机上发出这一句后,男友就立马向她推荐了“达晨创投”理财APP。“这是我一大神朋友带我玩的,他不轻易带人的,跟着他才能钱生财。”

  既然男友力荐,那就不妨试试。盛琍在“达晨创投”APP注册完账号,便将自己的部分存款投了进去。果不其然,在男友的“指导”下,盈利颇丰。平日里,父母相对比较谨慎保守,辛苦攒下的每一笔钱都会存进银行。“这是最安全的”,耳濡目染的盛琍也信奉这一理财观。但这一次“投资”,为她拓宽了“新渠道”。

  “可惜我就这点存款。”盛琍心有不甘。“可以的话,向哪个朋友借点放进去也是合算的,赚了钱马上还他就是了。”男友的“倾情提示”后,盛琍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朋友圈,发现无人可借。

  “我只是个出纳。”对于男友的这一提议,盛琍一开始是拒绝的。但在李宇光的“晓之以情、动之以理”下,盛琍居然心动了,并线日,利用中午午休时间,盛琍将公司账户内的80万元转入自己的理财账户。作为公司的出纳人员,盛琍只负责填写转账信息,并无转账权限,但因为平常主管输入密码时,一旁的盛琍早已留心记下了密码,所以这次她直接通过自己的网银,输入账号密码,将公司的钱转了出去。

  第一次转账成功后,盛琍的胆子也大了,之后相继在19日、21日、22日,3次用同样的手法从公司账户转入理财账户,最后一次操作还是凌晨在家中完成的。每一次都胆战心惊,每一次又“义无反顾”,因为手机那头的男友再三跟她担保,稳赚不赔,大神朋友难得“带玩”一波,机不可失。“这一波理财成功,就可以过个好年,我来上海找你,然后我们再一起出国旅行。”男友描绘的未来也给了盛琍更大动力。“等盈利了,把钱再还回去,没人会知道。”此时的盛琍还在畅想与男友的美好未来。

  然而次日,当发现理财账户内的钱始终无法提现时,盛琍慌了神,明明第一次盈利后可以马上提现,这一次居然一分钱也转不出来,而此时其私自转账的钱款已达约370万元。

  发现异样后,盛琍立马告诉男友。刚开始,男友一直很有信心:“大神会操作的,放宽心。”再到后来,男友也开始骂大神,骂自己看错朋友,连累爱人,自责不已。

  370万,不是一笔小数目,很快就会东窗事发,这个漏洞要怎么填?公司老板同事会怎么看她?父母长辈知道了会多么痛心?这一夜盛琍彻夜未眠。

  第二天,她选择了去自首。虽然,男友一直劝她再缓缓:“我去借高利贷,总能还上的。”但她不想再错下去了。

  案发后,盛琍公司的领导错愕了,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么本分的姑娘会做出这样的事。“平时工作认真踏实,从没出过纰漏。”同事们也难以置信。她的父母更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怒其不争的同时,老两口拿出了家中所有存款,再四处筹借,退赔全部违法所得,取得公司谅解。

  这个年,谁都没有过好。而那个承诺要跟她过个快乐年、给她美好未来的男朋友却“查无此人”,微信那头杳无音讯。

  检察院经审查后,认定被告人盛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秘密窃取公司财务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条,盗窃罪。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,有自首情节,且已全额退赔,依法可以对其减轻处罚,于2020年5月20日,以涉嫌盗窃罪依法对其提起公诉。经过审理,法院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盛琍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5万元。